第五卷 忆之章 003 雨

    恍惚的影子在眼前晃荡,有好多人和自己在一起,也有很多的欢声笑语,大家都在开心的训练着玩耍着打闹着,自己的身边总是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她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对我一副凶巴巴的摸样,为什么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为什么大家的脸都看不清,啊。真是头痛啊!叹息一声,萧逸再次的醒来,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天色也暗的出奇,大雪仍让还 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呼啸的狂风拍打着窗户作响,感觉睡意全失的萧逸推开棉被赤脚走在地上,独自感受着那份冰冷,可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冰冷只是存在于想象一般,他浑身上下根本一点点感觉都没有,一切都是暖的,度适中是一个让人感觉最舒适的度。

    推开门放眼望去,这个哥特式的建筑都是覆盖着白雪,屋子里面的回廊结合着东方建筑特点,倒是觉得有些怪异,“咦,哥特式和东方建筑特点是啥,我怎么头脑里面直接冒出这几个莫名其妙的词来,真是古怪”萧逸摇头晃脑不知所措,他看着这雪,心里有些莫名的触动,站在空地之上张开双手似乎要和这天地融为一体,白色的背景外戴上他白色的衣服,他真的已经融入了这奇特的意境之中,刚刚起时还 有的一些眩晕感也消失不见,万物俱静天地间仿佛就他一个人一般,似乎自己举手投足之间就会爆发出巨大的威势。

    “喂,你又醒了吗,穿的如此单薄就不怕在雪地里面冻病?”可的女声继续传来,打破了萧逸心中奇异的感觉,微微回过头露出了自己的笑脸,双手耸耸肩表示自己一切安好。

    “呵呵,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身体里面也没有大碍,话说到目前为止我倒是一点点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救了我的命的恩人”萧逸不经意的一笑,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实力,不过那副让人沐浴在光照耀之中的感觉却是真正的存在,霎时间黑发美女的脸再次的愣神了,待萧逸走到她的身前时才变得正常。

    “我的名字叫雨,你姑且这么叫我吧,呵呵,你好像没有穿鞋子?难道你不觉得寒冷?”这个叫雨的美女这才发现飘荡的白色裤腿之下竟然是赤脚,在联想如果是自己光脚走在寒冷的雪地上,估计会冻得通红吧。

    “还 好,我觉得赤脚走路倒是很舒服的,谢谢你了,雨”倚在回廊的栏杆上萧逸缓缓的突出这些字,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名为雨的少女再次的激动了,眼睛飘逸的看着雪花再次的发呆起来。

    “你的名字叫做萧逸?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特别,不是我有什么问题,只是你仅仅只记得你的名字嘛,你还 记得起其他的什么东西吗,要是你记不起其他的东西,估计会很麻烦的。熊之国虽然是一个小国,可是要是你没有一技傍身也是难以找到生活的支柱,你不会到最后靠做山贼或者是乞丐为生吧,那样就算是就了你的我,心中也是罪孽深重的”雨也趴在栏杆上问道,她的眼睛里面已经经过了很好的修饰,现在露出的是单纯忧虑的目光。

    “你说的是大实话,我目前只知道自己的名字而已,其他的记忆似乎都消失一般,要是我强行记忆就会出现刚刚的昏迷症状,真是麻烦你了,而且看这身衣服似乎布料很华贵,再加上你又救了我一命,要是不声不吭的自己踏上寻找记忆的路,我也会心底不安的,请让我在找到记忆之前暂时在这里打杂用来回报救了我一命的教会吧”萧逸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是如此的顺理成章的说出来,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不过这也正和他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面,没有比在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他也可以借此机会了解他所处的地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现在是严冬,到教会做义工的人们早就离开了,而且其他的神职人员也在冬天来临之前已经启程去其他国家的其他小修道院传教或者换对于教义的理解,所以这里除了我之外基本没什么人了,估计一直到开春的时候他们才会重新回来,在这个期间你可以负责帮忙打扫清洁,劈劈材准备应付这个寒冷的冬季,由于不会做饭,我每天都是在外面买馒头和面包度日,要是你会做饭就好了,呵呵”雨很欢乐的说,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有些痴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萧逸,不,她透过萧逸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个由于各种原因很久都没见面的故人“开春之后,你就可以出去寻找自己的记忆了,可惜的是我不能离开这里,真是有些惋惜。”似乎想到了什么雨再次的叹息一声,急促短暂。

    “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希望我能做到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做饭,还 是一起吃面包算了,要是把你的厨具弄坏了,那真是罪过”萧逸没有注意雨的表情,脸上还 是一副迷茫之色,他对自己的记忆的消失仍让很在意,任谁都是一样的,他就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在自己的面前飘,可是老抓不住,这种感觉十分的挫败。

    “你不冷吗,我一个男生的身体还 不错,就算是穿着单薄的衣服也不冷,可是看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也穿的如此单薄和我一起在这里看雪,不会有事吧”总算是回过神了,萧逸歪着脑袋和的问道。

    “没事,我已经惯了,而且平常的天气变化,度的升降已经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我才能肆无忌惮的站着这里,不过你倒是一点点都没有觉得寒冷,不会你的身体特殊吧”雨满不在乎的说,顺手丢来一个馒头“这就是今天的晚餐了,我的肚子小,一般都是靠这做饭的,要是你饿了,厨房还 有几个馒头,我不介意你去吃”

    “真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我在他的面前如此放得下心防,真是有些问题啊”雨默默的吃着自己手上的馒头,一边看着庭院中的雪,两人之间再次的沉默了,她一小口一下口的吃着,心在焉思绪飘渺。

    “我们还 是进屋吧,虽然感觉不到寒冷,但是在屋子里面还 是比较舒服”吃完了手中的馒头,萧逸提议道,在这个冷清的夜晚,他发现自己在单独面对陌生女的时候感觉十分的笨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屋,身材高大的萧逸在月光下的投影完全遮了走在前面的雨,,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看着她的背影,萧逸觉得更是有些认识此人的想法。

    “雨,你说这里是教会,那么这里是什么教?基督教,东正教,伊斯兰教,还 是犹太教?反正不可能是道教或者佛教的,呵呵有着西方国家建筑特点的教堂,想必不会是东方教吧”似乎是为了给沉默的两人之间找话题,萧逸信马由缰的说道,这都是他脑海里面霎时间蹦出来的,等他说出口之后才蓦然发现,他说的东西里面似乎他都有点熟悉但是却没有一点记忆的痕迹,他傻眼了。

    “你说的那些教派是什么东西?我们这里可没有那些叫法奇异的教派,难道是我们下面的分支机构吗”雨的脸上都是思考的表情,可是在脑海里面找不到相关的回答,于是她只能叹了口气“我所知道的只有一个教派,也就是我们的教派,他就是地球教,而且它是我们这些人传教的基本,至于延伸教派是有其他机构在管理的,不过要是有时间我也很想去看看你说过的教派,你刚刚不是说都没了记忆吗,这是从哪来的?会不会和你的身世有关?”

    “地球教!?好熟悉的名称,似乎那里见过,不过我想不起来了,其他的那些教派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是我口了你别放在心上,呵呵”萧逸的手再次的抱住头,这是他极力去想什么东西的时候却无法想出时的样子。

    “你别在去想这些问题了,作为失忆的人刻意的回想以前的东西,其结果就是在此昏迷吧,一切顺其自然,现在时间不早了,等明天的时候我在和你讲讲什么是地球教,看你的这幅摸样估计连我们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真是麻烦,看来我又要重新担当一次传道人员,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悲剧”雨笑着说,然后关上房门笑着离去,不过躺在屋子里面的萧逸继续的头痛不止所错,对于明天将会出现什么状况他既期待又恐慌,可是事情已经如此了,他只能好好的安慰自己继续的睡觉。

    ;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