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逢魔第3节

【西之亚斯蓝·古磨镇驿站屋后旷野】

阿克琉克看着那口空下来的棺材,来到驿站后门的柴房。他把棺材放到门边那口石磨旁边,静静地站了会儿,看不出他的表情,也无从猜测他的思绪。月亮已经渐渐升了上来,从树林边缘探出头来,将皎洁的白色光芒涂抹在屋后空旷的草地上。草地远处是一条缓慢流淌的小溪。溪水潺潺无声,只有跃动的粼光涌动着,衬得这片郊外狂野更加静谧。

阿克琉克转过身,朝前堂走去。走了两步,发现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站在溪边的莲泉。她仰着头,目光的方向,是麒零的窗户。此刻,那扇窗户透出暖黄色的光芒,仿佛漆黑的夜幕里一个发光的茧,看起来 馨的让人想要哽咽。

“你是不是想起你哥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莲泉从沉思里惊醒,阿克琉克站在自己的身后,他裹着一件黑色的长披风,看起来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莲泉收回目光,看向身后的阿克琉克。他的脸上带着一种遥远的淡然笑容,像是磅礴大雨里的远山天际,有种难以猜测的模糊。

“我听天束幽花提起的。“他轻声说,低沉磁的声音像是被夜色浸润般。

鬼山莲泉重新抬起头,望向那扇发光的窗户,“麒零还 在上面吧?”

“嗯。”阿克琉克点点头,“他的情绪还 是很激动,我刚刚去看过他。他说让我不要打扰他。”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鬼山莲泉发出一声几乎听不见的叹息,“如果我也能在见到自己的王爵,我想我可能比他还 要激动。同样作为使徒的你,应该能够理解这种属于我们的独一无二的‘灵犀’把?如果有一天,你的王爵法夜,是叫法夜吧?如果他重新复活,你难道不会欣喜若狂吗?”

莲泉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仿佛一片丢尽黑色大海的石子。他转过头看向阿克琉克,他沉默的望着楼上发出黄色光芒的窗口,没有说话,他侧脸缓慢的被夜色蚕食着。

“我不认为那是他的王爵银尘。”过了很久,阿克琉克轻声说道。

“什么?”鬼山莲泉转过头,望着他,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吃惊的表情。

“不用装作那么吃惊,你心里很清楚,你和我想的一样。棺材里的这个人,并不是你们所说的银尘。”阿克琉克仿佛看穿一切般,不屑地笑着。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接收到的命令,是来水源的帝都格兰尔特寻找一个人,他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身体没有属,也没有魂路,更没有魂力,他就像是一个没有装载任何物体的空容器。但同时,水源对这个人,却是非常宝贝,看管严密的。虽然我现在还 不能确定我是否完成了我的任务,偷到了我该偷到的东西,但是我能确定,这个棺材里的人,一定不是麒零的王爵。否则他怎么可能完全没有魂力?当然,我等下会去进一步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有一些特征如果能够得到确认的话,我应该会更清楚。”阿克琉克笑着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鬼山莲泉思考了一下,说:“好。”

“不过在这之前,”阿克琉克突然停下脚步,说,“你能不能再施展一下你的新天赋,雪妖的闪光?”

“为什么?”鬼山莲泉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因为我觉得你的新天赋有问题。”阿克琉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莲泉的心一沉。

“我现在说不清楚,你先施展,我再看一遍,应该就可以告诉你。”阿克琉克脸上依然是那种深不可测的微笑,邪邪的,散发着勾人的魅力。

莲泉沉默了片刻,随即瞳孔一紧,脖子上几缕金黄色的纹路瞬间光芒隐现,发出“嗡嗡——”的弦音。周围的空气里无数密密麻麻冰块凝结时的碎裂声响,声音越来越大,而周围的场景飞快地变成一片浑浊的白色,几秒钟之后,脚底的草地已经变成了一片齐脚踝的积雪,周围的树木都被厚实的冰雪包裹了起来。不远处的溪流也仿佛下过暴雨似的,水面明显涨起,水流速度变得湍急起来。

“哈,原来是这样。”阿克琉克轻轻拍了拍手,看起来松了口气的样子。他朝莲泉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离她很近。近到莲泉虽然没有抬头,但依然能够闻到他传来的呼吸气味。他的身体萦绕着一种冷清的香味,让人想起冬季湛蓝的苍穹。他慢慢地摘下一只手套,他那修长白皙,仿佛玉石雕琢而成的五指暴露在空气里,他轻轻地将拇指和食指,放在莲泉脖子后方的某个位置上,轻轻捏着空气里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往上小心地一挑,几缕发亮的金黄色丝线从莲泉的皮肤表面,被扯起来,仿佛梳理着绞成一 丝线一样。他的表情看起来格外耐心而平静。

“好了。”他手指将那几缕他重新编织过的金黄丝线,轻轻地按进莲泉脖子后面的皮肤,他抬起那双致无暇的手,在空气里巧妙地做了个手势,瞬间汹涌而来的飓风让莲泉睁不开眼睛。等到耳边啸叫着的气流声消失于夜色,周围重归静谧时,莲泉才再一次睁开了眼,她发现,周围方圆一里之内,刚刚厚厚的积雪,此刻已经被吹得不见了踪影,脚下又重新变成了冬日里枯萎的草地,不远处的溪流,依然缓慢而无声的潺动着。

“你再发动【雪妖的闪光】看看。”阿克琉克微笑着望着自己,一边说,一边重新将他的手套戴上。

莲泉瞳孔一紧,风雪再次涌来,然而这一次,还 没等莲泉反应过来,周围已经变成冰天雪地了。

“快了这么多……”莲泉心里不忍惊讶起来。

“我就说嘛。”阿克琉克拍拍手,看起来仿佛刚刚完成了一出得意洋洋地恶作剧的男孩儿般跳着眉,“修复你的魂路的时候,脖子后方有几条没有梳理清楚,所以,之前你发动天赋的时候,才会这么慢。现在好了,快了很多。不过这个速度,还 可以更快。当你惯你的天赋之后,应该能够达到,和它的名字媲美般的迅捷……”

“与它的名字媲美?”莲泉低头想了想,“你是指……闪光?”

“对,听名字就知道是这个意思嘛,只需要一个闪光的瞬间,天赋的发动就完成了。”阿克琉克背着双手,脸上看起来是羡慕的表情,“真嫉妒你们水源的人啊,你们的天赋大多数都是不需要吟唱的,不像我们,我们风爵的天赋,大多数都是需要吟唱的。”

“吟唱?”莲泉不懂。

“对,吟唱,就是指发动天赋的时间并不是即时的,有些罕见的天赋,从发动到完成,甚至需要数分钟的事件,不像你们的天赋,是即可生效的。但是相应的,一旦这些天赋发动完成,它所具有的能量级数,也远远超过大多数不许吟唱的天赋效果。”阿克琉克一边叹气,一边说着。

“你的天赋呐,需要吟唱吗?”莲泉漫不经心的追问了一句

“唱啊,常老半天呐,”阿克琉克叹息着,“我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歌唱家。”

“那你的天赋到底是什么?是修复魂路吗?所以你才说你是个医生?”

“那可不是,修复魂路只是我的一个技能,不是天赋。就像很多魂术师擅长剑术,或者擅长复杂体术能够做出各种复杂的动作和技巧一样,我擅长修补魂路的破损。”阿克琉克歪着头,仿佛在说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似的,表情看起来格外认真,“至于我的天赋嘛……还 是不说的好。说出来,怕吓着别人。”

(神音那一段讲的是神音比莲泉还 要强,所以被人设下了强力的封印,阿克琉克真的解不开,说这是他见过‘最结实的笼子’。)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