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5月10日 星期三

亲爱的凯蒂:昨天下午我们正坐在阁楼里学法语,突然听到我身后啪嗒啪嗒的滴水声。我问彼得那会是什么,他连答理我都没有就飞身上了顶楼,在那里找到了闯祸的主人,木西,因为它的粪盒子湿了,所以就蹲在盒子旁边解决,一阵喧哗过后,已经解决完毕的木西窜下了楼。

大概也是为了找一个跟它的盒子差不多的地方,木西就看中了一些刨木花。累积起来的液体很快便从顶楼往下滴,不幸得很,刚好滴在装土豆的桶旁边和里面。天花板漏水,因为阁楼地板上有很多缝,许多黄色的液体便透过天花板滴进了餐厅,刚好滴在一堆袜子和书之间,它们都搁在桌子上,我都快笑死了,引起了不小的一番騷动。现在木西就蹲伏在一把椅子下面,彼得在忙活水、漂白粉和地板布,凡·达恩则想着法子安慰每一个人。灾难很快就过去了,但谁都晓得猫屎豆豆是很臭的。土豆已经充分显示了这一点,还有刨木花,爸爸用一个桶收起来烧了。可怜的木西!你又怎么能知道现在连泥炭都弄不到呢?

你的,安妮附注:我们亲爱的女皇于昨天和今晚对我们发表了讲话。她正休假以坚定返回荷兰的决心。她使用了这样的措辞:“很快,等我回来,迅速解放,英雄主义,沉重的负担。”

紧接着是日布兰迪的讲话。一位牧师以一段祷文结束,祈求上帝告慰所有那些身处集中营、监狱和德国的犹太人及各国人民。

内容推荐